别了,上海人心中永远的“金刚”丨上海动物园第一只大猩猩离世

今天上海2019-11-28 17:47:13

阅读本文前请点击箭头所指蓝色字,再点击关注,看下期更精彩的内容.完全是免费订阅,请放心关注.

上海动物园的第一只大猩猩,年纪最大、体型最大、力量也最大的大猩猩博罗曼,于11月27日上午9:40因抢救无效死亡,享年四十四岁,相当于人类的九十岁。


去过上海动物园的小朋友,

应该对这只大猩猩不陌生,

小观小时候也隔着玻璃,看它时而躺着、坐着,

对它炯炯有神的目光印象深刻


2005年的博罗曼,炯炯有神的目光令人生畏

 


博罗曼幼年很不幸



生于1973年,出生在西部低地大猩猩的自然栖息地之一——非洲的喀麦隆,童年即遭遇不幸,1岁时便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和族群同类(父母可能是死于盗猎)。后来它被动物保护主义者解救,送到了欧洲的动物园,又于1994年从鹿特丹来到上海,在上海生活了23个春秋,走完了命运多舛的传奇一生。



幼年的不幸为博罗曼带来不可磨灭的心理创伤,他性格乖张孤僻、高傲而胆小,几乎没有经历过群体生活的博罗曼缺乏安全感,会做出伤害同类中其他个体的行为,唯独和照顾他起居的饲养员们建立起了一定的情感联系。博罗曼的一生是不幸的,不幸中的万幸是他被动物园收留,有饲养员拿他当亲人,度过了衣食无忧的后半生。



作为上海的第一头大猩猩,博罗曼是很多上海市民心目中最初的“金刚”原型


爬在绳索顶端,聛睨世间的博罗曼


博罗曼老当益壮


近年来,

上海动物园经常收到游客和网友的提问,

“原来的那只巨大的金刚去哪啦?是不是已经不在了?”


其实,1994年博罗曼刚来园时住的大猩猩馆是在现在的(红)猩猩馆,那时候的室内室外展区还没那么大,衬得博罗曼非常威武雄壮;2007年,博罗曼住进了斥资千万、室内外环境优越的新大猩猩馆,享受到了更好的福利待遇,展区大了,就显得博罗曼没有原先那么“巨大”了。

多疑的博罗曼



在上海从壮年到老年


 


我们渐渐长大,博罗曼却在慢慢变老,在大家的印象中,博罗曼雄赳赳、气昂昂,威严地来回踱步,“忽”地一声荡着吊绳站到假山顶上;而这些年来,他显得比以往温和许多,行动速度放缓,大多数时间都静静地侧卧睡觉。唯独看到孩子靠近玻璃窗时,会慢慢踱到游客跟前,隔着玻璃窗和孩子们对望。


在野外,大猩猩的平均寿命为35岁,渐渐地,盛气凌人的博罗曼也不可避免地步入了老年。近年来,他的胃口逐渐消退,容易肠胃不舒服,牙齿开始掉落,脸上长出了皱纹。尽管和以前一样每天仍要喝一壶热“果珍”,但博罗曼吃的窝头和水果比以前少了,苹果和黄瓜也都要切成小块,饲养员需要常常给它开小灶、补充维生素。


 


今夏高温考验年迈猩猩



今年夏天连续的高温天气使年迈的博罗曼的身心受到了煎熬。饲养员的日常饲养管理工作也常常因博罗曼的情绪变化而变化,如动物展区每天的清扫保洁工作因博罗曼不肯换房而不能进行,只得选择等待,经常要等到晚上6、7点博罗曼才肯换房,饲养员再赶紧把另外一个展厅清扫干净,保证第二天每个展厅内都有大猩猩展出。

饲养员和兽医们密切注意博罗曼的情况并积极加以治疗,但是大家都能感觉到它的状态不容乐观,10月25日,经过领导、兽医、饲养员研究决定,将博罗曼搬回后场进行全天候治疗,并第一时间通知外国专家,在治疗期间与外国专家就博罗曼的情况进行及时沟通,商讨进一步治疗方案。


面对如此大阵仗的会诊治疗,博罗曼显得异常警惕

 


最后的日子安静离开



在最后的一个月里,博罗曼吃不下块状食物,咀嚼起来费力,饲养员就拿榨汁机将食物榨成果浆喂给他吃,博罗曼靠着流质食物保持了相对正常的排便。对于博罗曼来说,这也许是无奈而伤自尊的,也曾经愤而绝食,但是生存的渴望令博罗曼低下了高傲的头颅,又像个孩子一样接受了它亲密的朋友——饲养员们的食物,就这样反反复复维持了3周多,经历了两个疗程,博罗曼奇迹般地出现了好转。



状态好的时候,博罗曼还能坐起来耍耍脾气

 

11月22日,博罗曼胃口恢复,流食通过针管接连着注射给博罗曼,奋战了将近一个月的兽医和饲养员们的阴霾心绪被一扫而光,大家欣慰地说,“还是有希望的,同志们再加把劲”。



然而11月24日,博罗曼又绝食了。打针也再没有往日激烈的反抗。博罗曼的身体情况急转直下,25日,博罗曼平躺在地上,再也没有起来,不断地喘着粗气,只能靠针筒注射清水维持生命体征。

27日上午9:40,博罗曼长呼一口气,经过了15分钟的心脏起搏抢救无效,兽医不得不宣告博罗曼的离世。

 


饲养员蒋师傅难掩悲伤情绪,流下了泪水。他说,和博罗曼相处十八年来的点点滴滴像电影一样在他脑海中回放。





那天,在场的十余名兽医、饲养员和动物园的负责人一起为这位“耄耋老人”送行。27日下午,兽医为博罗曼解剖,一至两周后将会得到病理报告。博罗曼的皮张和骨骼将交由上海自然博物馆暂为保管,等待后续安排。




据了解,上海动物园的大猩猩馆住着中国最大的大猩猩种群,它们名叫丹哥、阿斯特拉、昆塔、海贝、海弟……


最后将纪录片《大猩猩的一天》送给大家。视线回到2014年,那时的博罗曼虽已年迈却也不失威严,刚当上二胎爸爸的丹哥意气风发,阿斯特拉浑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芒、昆塔风韵犹存,海贝是个调皮的机灵鬼,海弟还是个小不点儿,就连蒋师傅脸上的皱纹也少了好几条。一切都像在昨天,美好而温存。




愿你一路走好,在天堂不寂寞,

回到你自由远离的喀麦隆老家,

那里不再有盗猎,只有畅快的美妙丛林。

再见,雄壮依然。



本文来源:解放日报·上海动物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