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时猫奴的日常之三:自古宫斗赢家多白莲

一枕星河2022-05-12 11:52:52

我打心眼儿里佩服一只猫——一只其貌不扬,名字乡土的故宫喵。这只芳名“三花”的田园猫虽然在与新欢的斗争中落败,但是它在此中表现出的骨气和决绝,不禁令我对它刮目相看。如果说我喜欢二黄的温和、怜惜希特勒的戒备,那对于这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三色猫,我竟有种发自内心的敬意和感佩。

三花大概已经在故宫西北角的城隍庙生活了很久,和主人的感情自然也非比寻常。三花是只背影比正脸好看太多的猫,尤其是脑袋后面那块黑黄相间的毛,有着颇具特色的萌点。在新欢“二花”没有出现之前,院子里只有三花和土肥圆,土肥圆是个胆子特别小的橘猫,除了主人别人都不能靠近,自然也不敢进入老师们的办公室,一直在院子里活动,吃完就走,和可以自由在办公室行走的三花也相安无事。可是自从一年前二花入住这里,三花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失宠了——剧情之狗血,桥段之老套,简直给人以现实比影视更糟心的观感。

在院子里和主人玩儿的二花

二花是只辗转送到这里照料的家猫,黑白两色,脸上一大块黑毛活像个海盗。毕竟是在家里养过的,虽然看着傻乎乎的反应慢好几拍——学个握手就学了两个多月,但是论起争宠技术,那可比耿直的三花强多了——可惜当我们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,为时已晚。

二花得宠的日子

二花以其温顺单蠢的外表成功取悦了主人,在很短的时间内不仅取得了三花以前出入办公室特权,还技高一筹攻占了办公室里的沙发,使其成为自己的专用座椅。主人给它的待遇明显远远超过了三花,小被子小毯子一应俱全,连小玩具老鼠都可以排一排,主人还总是在学术的空隙找时间陪这个新欢玩儿。不仅如此,三花的地位还急剧下降,连猫粮质量都和二花差了一截,连旁观的学生都颇觉愤懑。

最为可气的是,二花把新得的地盘划为自己的领地,对三花进办公室各种阻挠——此时三花的表现简直令我大吃一惊——三花在二花全面攻占办公室的地盘后,颇有骨气地再也不进办公室了,连主人也不大亲近了,吃完就走,晚上也转到别的老师的办公室睡觉。哪怕大冬天的办公室里有暖气、有香喷喷的猫粮猫罐头,也决不让步——宁可在外面窗台上窝成一团取暖,也不与二花共处一室。君既无情我便休——我竟然在一只猫身上想起这句颇有意气的诗。

但是也免不了要与新欢碰面——冬天三花洗了澡,总不能任它在外面受冻,就被裹起来放在办公室里晾毛。此时坐在沙发上的二花那股子居高临下真是令人气愤,三花后来一直坐在茶几上背对着它,不屑与之计较似的——不过那背影还是让人感到微微的心酸。这明明是三花自己原来的地盘,现在情势有了变化,柔情似水顷刻间就变成郎心似铁了——真是令人唏嘘。

二花哪里是省油的灯,这家伙明明是装傻充愣的大尾巴狼、惯会背后使诈的白莲花。在主人面前乖巧傻气,在主人背后杀气毕露。三花毕竟是只有年龄的猫,哪里打得过它。更可气的是,二花除了胡吃海喝倒头就睡什么本领没有,闯祸的能耐倒是不少,上树抓鸟、悄悄喝杯子里的水、还经常周末溜进别的老师的办公室糟蹋一气,几乎引起公愤——但是主人还是好声好气代二花给老师们道歉,回来还对它两天没吃东西心疼得要命——真是!气人!

我以为三花一定对主人死心了,可在一个二花又被锁进别的办公室的周末,我看见三花还是在办公室的门口试探地进去看了看——这背影真是令人百感交集。

三花明明是只外冷内热的好猫,它本是野猫,对人的防备自然就深刻些。可它对那些用心待它的人偶尔流露出的感情,颇让人感慨。主人的学生总是偏爱三花,为它愤愤不平;有一次她到食堂打水去,三花竟然一直跟着,到开水房还乖乖地等着她打水出来,再一路跟着回去。

三花的失宠是这样猝不及防,不到半年时间二花就以碾压性优势战胜了三花,真是自古宫斗赢家多白莲。而三花依然保持着去年冬天以来的冷漠,这股决绝确实令我赞叹。我很少见到这样有个性的猫,仅仅是作为旁观者听它的故事,都忍不住为这个可爱的生命鼓掌叫好。要是陆依萍也有这种骨气,还有何书桓什么事儿——琼瑶的故事逻辑真是糟蹋了难得形象这么正派刚强的女主角。以猫窥人,大抵这是我获得的最有感慨的感受吧。

下一篇将盘点古装剧中瓷器使用的是是非非,来关注我一起来玩儿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