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忆一个女上尉的爱情

包士山2022-01-05 10:46:20

        (图片来自网络,与文章内容无关)

珊不喜欢别人叫她“奶奶”,我经她的学生丽介绍采访她时,直接叫她珊姐,她开心的笑了。这是1997年的秋天,珊姐75岁了。她看上去只有60岁出头,身材轻盈,穿旗袍,挽发髻,在广场上教大家跳国标。丽最初以为珊姐生活优渥,后来才发现她过得清苦。一个生活贫困的独身老人,为何活得这样漂亮呢?丽说,珊姐的人生很坎坷,她的爱情很动人…… 

珊姐出生在湘南一个乡绅家庭。15岁那年,父亲送她去长沙一所卫生学校读书。不久,,她跟同学一起报名参军,因为年纪小,未被批准。直到19395月,已经17岁的珊姐才入伍,分配到一个步兵师的卫生队。她属于当时比较少的文化人,被抽调到师部当文书,并破格授予少尉军衔。师部有美军顾问,她跟着顾问学英语,学国标舞,不亦乐乎。

在这里,珊姐遇上了一生的爱人——斌哥。


斌哥是湖北人,毕业于黄埔军校武汉分校,26岁,当时是少校营长。他枪法好,徒手搏击能力强,被卫生队请来做射击和搏斗教官。当时大战在即,卫生队的医生、护士都要进行军事训练,以防不测。

斌哥对珊姐一见钟情,珊姐面对帅气的斌哥也是心头怦怦直跳!

为了接近珊姐,斌哥借口给珊姐开小灶,教她怎样迅速出枪射击,如何近身搏斗。可惜的是,珊姐心猿意马,斌哥教的技能她都没怎么记住,更没有勤加练习。她把这当成恋爱小花招了——越是不会,斌哥越会教她。

珊姐以为卫生兵不用上前线,学这些没多大用。后来,珊姐悔之莫及:“我当时要是用心学习,那次碰上鬼子就不会任人宰割了……”

集训结束后,斌哥回了部队。一有空闲,斌哥就借用团长的吉普车,奔驰100多公里,来师部看望珊姐。每次,他都会在吉普车两个后视镜上各绑上一条红丝带,一路随风飘扬……

城门口的卫兵每当看到红丝带飘来,就给珊姐打电话:“珊医生,斌营长来看你啦!”珊姐马上梳理头发,整好衣装,站在门口等待。

师里有人看不惯,觉得大战当前两人还在谈情说爱,不应该。副师长听说后破口大骂:“娘卖X的,当兵的脑袋拴在裤腰带上,马上就去打鬼子了,说不定一颗子弹飞来,就要重新投胎,找个老婆怎么啦!”议论戛然而止。

9月的一天,珊姐算着斌哥该来找她了,可直到夕阳西下,红丝带还是没有影子,珊姐正在郁闷时,突然接到紧急开赴长沙的命令。

原来,第一次长沙保卫战即将打响,斌哥的部队早已奔赴前线。

最初,珊姐一见到师里的伤兵,就问是否看到斌营长?可是,没有人说得上来斌哥怎么了。后来,她不问了,不断告诉自己,斌哥枪法那么好,身手那么好,肯定不会有事的……

每天不停做包扎,截肢,上药,各种护理,伤兵的哀号不绝于耳,珊姐每天疲惫不堪,竟然忘记了想念斌哥。有一天,她眯了一会,突然梦见斌哥开着吉普车来找她,一下醒了过来。她很奇怪,面对每天的血与火,她没有梦见斌哥受伤的模样,而是在做这种浪漫的梦……

 

(女兵开赴抗日前线)

第一次长沙会战结束,,斌哥因功晋升为中校参谋长。

珊姐以为战役结束后,斌哥会来找她。孰料,斌哥所在的团被上峰配属给另外一个军,转战各地。此后5年多,两人都没有机会见面。

珊姐和斌哥靠写信联系,但是时常被战火中断。奇怪的是,自从在长沙梦见过斌哥一次后,无论她如何想他,都没有再梦到过他!

19421月,20岁的珊姐晋升为中尉。

热恋中的少女,想念战火中的恋人,那是怎样一种体验呢?当时,,到处都是坏消息,她想知道斌哥的消息,又怕知道他的消息,害怕他牺牲,害怕他受伤,害怕他挨饿……她不想他还好,一想,就泪流满面。

人命如草芥的战争年代,人人热血沸腾,声言牺牲,珊姐当然希望斌哥能杀敌报国,但更大的希望只是他能平安归来!

1944年夏季的湘桂战役,。8月底的一天,珊姐他们撤退到湘桂交界处的一片山林时,突然与一队鬼子狭路相逢!

这是珊姐第一次跟鬼子打照面。她慌里慌张拔枪,竟然打不开枪套的暗扣,没等她拔出配枪,腹部就挨了一刺刀,当即昏死过去了。

珊姐醒来时,已经是第二天下午,躺在临时搭建的野战医院。她这才得知,这次遭遇战他们有7人牺牲,5人重伤……

这一刀,刺穿了珊姐的子宫,鬼子在抽刺刀时搅了一下,创伤更大,珊姐能活命,纯属运气。当时,部队不断转移,缺医少药,伤口感染,等到痊愈时,医生遗憾地告诉珊姐,她这辈子不会怀孕生孩子了!

“我不能给斌哥生孩子、传种接代了吗?!”这个打击,让珊姐悲痛欲绝。


珊姐变得郁郁寡欢。她后来接到斌哥的来信,大哭了一场,却不肯给斌哥回信。她当时的想法,是不拖累斌哥,免得斌哥无后……可是,不回信容易,不想念斌哥,她做不到!

19453月,珊姐竟然在湘西战场上跟斌哥重逢。斌哥听说珊姐的部队在附近,竟然连夜骑马跑了三十多里山地,找到了珊姐。

这是两人分别五年来,第一次见面,两人相拥大哭。斌哥安慰珊姐说:“珊珊,我的很多战友牺牲了,留下孤儿寡母的很可怜,等赶跑小鬼子,我俩都退役,收养两个战友的遗孤,到时你开诊所,我去教书,过神仙日子呢!”

那时的人信奉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。没想到斌哥为了珊姐,宁愿不要自己的孩子!

珊姐潸然泪下,心中的负累突然放下了!

匆匆相聚两小时,斌哥必须要回部队。战斗尚在进行,随时可能有突发情况,他不能离开太久,否则涉嫌“临阵脱逃”。珊姐不知在战斗中会发生什么,突然鼓起勇气,拉着斌哥进了营地旁边的树林……

珊姐至今都在庆幸当时的勇敢。“我如果那次不把自己交给他,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!”

 

湘西会战胜利后,斌哥的部队开拔到别处。,他以为可以解甲归田,然而并没有。他的部队一路北上,一直到了东北。

珊姐已升任上尉,可伤后身体一直不好。她依约申请退役,然后在老家开了一个小诊所。她写信给斌哥,希望他早日退役跟她团聚。

可是,斌哥还没有来得及退役,内战就爆发了。三年后,!

珊姐一直没有斌哥的音讯,不知道他是死是活。直到新中国成立两年后,珊姐遇上一个斌哥的部下,他在部队开赴台湾前夕开了小差,溜回了老家。他告诉珊姐,斌哥并未战死,已经随部队去了台湾。

没有谁能理解珊姐复杂的心情,她心中甚至产生了怨恨,,为何不投诚,为何要跟着老蒋一条道走到黑?!

没有人能为珊姐找到答案。

珊姐无法接受别的男人,不愿结婚,就收养了妹妹的女儿。

珊姐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。,做过旧政府官员或军人的,统统倒了霉,有的被打死,有的被批斗,珊姐出身不好,,。除了“历史罪行”,珊姐多了一条罪状——“不与革/命群众结婚,!”

养女为了自保,跟珊姐划清了界线,。

珊姐被迫烧掉了以前的军装照片,勋章、退役证件和斌哥的信件等。当她把斌哥的照片投入火堆时,突然心如刀绞,又从火堆中将它抢了出来。后来,她用塑料布将照片包裹了整整30层,偷偷埋到野外一块岩石下……

有一天,被打得遍体鳞伤的珊姐躺在床上,忽然笑出声来——

如果斌哥留在她身边,以他的官阶和内战罪行,可能难逃生天。幸亏他跑了,斌哥能活着,比什么都强啊!

想到这一点,珊姐心中亮了,不再有埋怨……


,珊姐挖出了斌哥的照片,除了稍稍有点潮,一切完好。

后来,珊姐被政府安排在一家集体企业工作,干到了退休。

改革开放后,有台胞返乡探亲,珊姐一直等着斌哥回来找她,可斌哥一直没有音讯。

珊姐曾去斌哥的老家寻找过,但是县域疆界几经变化,又撤区并乡,确切的地址无法查找,而且斌哥考军校时改过名字,当地没有他的任何档案;珊姐给台湾方面写过信,没有回音,或许对方根本没有收到她的来信……

珊姐不止一次地想过,斌哥肯定早已娶妻生子,或许早忘了她了!

 

可是,珊姐总是幻想着斌哥会回来找她。为了幻想中的重逢,珊姐拒绝老去!

珊姐的退休金很低,生活困顿,但是她永远妆容精致,打扮时髦,身材一直保持得很好。她说:“万一哪天斌哥回来了,我老得不成样子,他该多失望啊!”

后来,珊姐在广场上教别人跳国标。丽是她的学生之一,见她孑然一身,经常去照料她。

每到阴雨天,珊姐的旧伤就疼得厉害。不管有多么痛苦,只要取出斌哥的照片看一看,对着照片说几句话,她就能安静下来。

87岁那年,珊姐走了。据说,走的时候,她把斌哥的相片,缝在胸口衣袋里……

(看完文章戳广告,是个好习惯哦!)

(包士山,从事新闻采编20余年,现供职于武汉一家大型纸媒,喜欢琢磨人性、婚恋和世相,八卦无限,毁人不倦) 

   长按二维码,关注包士山

  苹果机宝宝长按下图,打赏包士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