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看,那个被催婚的gay好像一条狗呀.

晓毅2021-05-17 13:00:43




1.

昨晚和我妈在电话里吵了一架,吵了半个小时,争执得龇牙咧嘴。结果就是吵架吵得我嗓子都哑了,晚上也没有睡好。

这种电话从大学毕业之后基本上每年都要接好多次,起初我还会心平气和的沟通安慰,每次我妈也都会乐呵呵的表示“明白了”。可是最多不超过一个月,她的电话又来了,一样的内容、一样的焦急、一样的不安。

而这样的“我”只是众多同龄人当中微不足道的一个缩影:被催婚,类似于我这样的情形在中国的亿万家庭中每天都在接踵上演。

每个被催婚的人都有着他们自己的无奈、苦楚、难以道明的缘由,有的或许是因为还没有遇见意中人、有的又或许是因为工作真的太忙实在没有时间物色,又有的是因为云云种种!

不管这些原因究竟是为什么,他们最终都会有一个出路。他们都会在某一天完成结婚这个使命,那扇大门迟早可以打开,或早或晚而已。

而我又是那亿万人群当中的另外一小撮人群,我们打不开结婚那扇大门。没有早晚之说,更没有出路。

因为, I am gay 

那和父母在电话里所有的争执、辩驳、谎言,其实都是因为背后藏着这个说不出口的身份。

即便说了,也于事无补。

在中国的这一小撮人群,因为这个身份,从他们过了25岁之后每天都在忐忑度日、备受煎熬。


2.

我已经不记得昨晚的争执是第多少次了,每次在这个话题上撕扯的时候我都会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走投无路了。世界之大,但就是容不下我。

或许每个人在某些无解的事情上在某个瞬间都会有这种感受,因为无路可逃因为无计可施因为那一句说不出口的缘由。

我不是唯一一个,我也不是最后一个。你要问我最后应该怎么办,我只能说,我真的不知道。没有答案。

《奇葩说》里面有一期节目叫做,要不要向父母出柜。马薇薇说,似乎我们生活中所看到的的gay往往都非常优秀,要不是长得很好看、就或者是很有才华。

这其实是一种幸存者理论,不是因为他好看、有才,才是gay,而是因为社会残酷到只有那些极端优秀的gay才能出现在我们的眼前。

还有多少千千万万躲在黑暗里的gay我们根本不从知道。

 

3.

为什么很多gay拼命挣钱拼命干事业呢?因为物质的基础成为了他们对抗周遭唯一的武器了。

一个异性恋做上一个小公司的中层主管、夫妻恩爱、结婚生子,或许就可以称之为人生赢家了。

gay呢?

他们必须要比常人成功十倍百倍,才可以稍微站出来告诉所有人:我是gay,我爱干嘛干嘛,你别逼逼。

他们必须收获世俗意义上的成功,才能有一点底气让身边的亲人不被指指点点不被他人诟病。

这就好像我们上学时,有一类学生他们染发、逃课、打架和老师顶嘴,但他们是第一名,所以他们依然可以趾高气昂我行我素。

而如果你不是第一名,那你所有的叛逆、不一样就会遭到众人的暴击和指责,你的存在就是一种犯错。

库克是在自己做上了苹果ceo之后才敢公开透露他的身份,而澳大利亚驻法大使携带自己的同性伴侣去迎接国家首相,却依然被要求伴侣不能出行。

你只有成为最顶尖的人才配享受到最普通的待遇,这就是事实。


4.

身边有两个好朋友,一对gay,在一起已经快五年的时间了,电子科大高材生毕业。在成都自己开公司,每年收入不菲。

如今两个人的情况是各自找了一个拉拉互相结婚,成为了父母眼中成功的人。而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他们每天这样东躲西藏有多苦。

最苦的莫过于至亲的不理解,最苦的莫过于不能将这份苦言语。

我问他们以后怎么办,他们都只是讪讪的笑着说,没有以后、过好当下吧。

对,没有以后。如果可以有以后,就不至于现在这么拼尽全力了。

你们也不要给我说什么勇敢出柜这些毫无意义的口号,刀没有扎在你身上你不知道疼的感觉是什么。

或许对所有gay唯一可操作性的方法就是努力爬努力奋斗努力站在生物链的上游,虽然不管处在哪个阶级都会有龌蹉、肮脏、歧视、不屑,但至少你站得高一些,就能够尽量远离那些落后愚昧庸俗的羁绊。



5.

我好歹还上了个大学,还生活在一个不错的二线城市。周围人即使异性恋三四十岁结婚大家都会觉得很正常,对gay这个群体就更是见怪不怪了。

可以看到,越是发达的国家或者城市,对人类的自由开化就越宽容也更文明。

而越是落后的国度或者城镇,对那些看起来不一样的人事就越是鄙夷和唾弃。

那些所谓的优秀的gay,或者他们原本没有想过要多么优秀要多么光芒万丈,都是被逼出来的而已。

对于gay最后最好的结局或许就是众叛亲离,但是有钱有颜有自由。

每天都有无数这个群体的人在被世俗催促,被无奈压得喘不过气。也有无数的人正在走向这条被催促的路,他们、他们、还有他们的未来在哪里,哪里能真正的有光,去问上帝吧。

看,刚又有一个被催婚的gay,现在在窗台边默默的抽烟呢,他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好像一条狗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