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欢的东西要多吃一点,喜欢的人要多看一眼.没能说出口的道别,就紧紧拥抱后笑着再见好了.人生这么漫长,总有再次相会的时候的.

冷酒2020-01-10 03:45:41

(一)



饺子皮儿太厚,内馅儿又太腻。

那么蒸出来的饺子就会很难吃。

沙县的饺子皮就都很厚,内馅儿也很腻。

所以他们的蒸饺都很难吃。

但水煮过后竟还不错。



今后也要继续吃饺子。



(二)



方便面里那些所谓的干拌面,是把本来的油包变成了焯水后再加入的酱包吧?

干粉明明还是原来的干粉。

说来,差别也不过有没加水罢了。

所以买什么干拌面?



买包红烧牛肉面,照样能拌开。



(三)



半夜睡不着,起床剥橘子。

剥橘子,扔橘子皮。

剥橘子,扔橘子皮。

垃圾桶啪嗒啪嗒响。



前天晚上,开了格兰多纳18。

我的心情很糟糕。

不是因为这款酒。

因为睡不着所以心情很糟糕。



以前买了新的酒款,总要去洗个澡。

换身衣服,再关掉空调关上窗关掉音响。

确保没有任何影响自己感官的事物。

然后才开瓶。



但这段时间实在有点烦。

因为一堆该思考不该思考的事。

因为天气,因为热水器。

或莫名的这痛那痛。



这款酒给我的感觉没有很好。

酒体太过紧实,难以感受到层次的变化。

虽然雪莉桶风味主导的酒都是如此,总需要时间醒醒酒。

可我很懒。

厚重的雪莉桶气息,让味觉感到有些疲惫。

喝了约莫30ml。



便拿来配鸭脖了。



(四)



有了橘子为什么还有柑橘?

“既生瑜何生亮”的水果版本。

更多时候我还是较喜欢橘子,小个的砂糖橘。



柑橘的皮太硬,剥皮时如果没有指甲的人会很烦。

有指甲的更烦。

剥完皮,指甲里都是橘皮的黄。

总觉得柑橘存在的目的,是给一群已吃腻了正常橘子的人换换口味。

同时柑橘的价钱总要贵一些。

所以是不是:让有钱人吃到品质更好的橘子,同时让穷人有橘子可吃?



就像建国初期的白酒产业。

不能只有中高档白酒,还必须有价格低廉,而且不能太难喝的白酒。

所以某某牌二锅头就应运而生了。

以前很长一段时间,在我没接触威士忌之前。

喝最多的也是二锅头。



但我讨厌牛栏山。



(五)



听说二锅头扔进冰箱的冷冻层里,冻上半天。

酒体会变得有些许粘稠。

饮上一口,冰凉的酒液在口中渐渐升温。

酒精的灼热感开始蔓延开来。

配上刚炒好的爆肚。



算一绝味。



我一开始还担心会不会结冰了。

结果没有,上回用野格力娇酒扔冰箱速冻层里三天了。

啥事儿没有。

后来一想,酒精和水的冰点是不同的。

浓度40%的酒精,冰点温度为-20℃。

浓度50%的酒精,冰点温度为-30℃以上。



《红楼梦》中似乎也提到了关于酒的冷热之差。

当然,大意是说冷了的酒,喝下去对身体不好。



宝钗笑道:“宝兄弟,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,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,若热吃下去,发散的就快,若冷吃下去,便凝结在内,以五脏去暖他,岂不受害?从此还快不要吃那冷的了。”



(六)



2012年,我买了第一把吉他。

一把酒红色,国产金棉牌的吉他。

琴行老板是海南人。

名片上写着海南吉他协会会长?

还是副会长?



淘宝价280元的一把吉他,我妈跟他砍价半天。

最终550元卖我。

顺带送了两根琴弦,一弦和二弦。

两根红棉的琴弦,加一起四块钱。

他甚至不舍得送一套。



“最容易断的一般就这两根。”

他笑笑。

“这个琴包也送你了,防水的。”

他继续笑。



我看了看那琴包。

薄如蝉翼的琴包。

淘宝售价8元左右。



防水?防个鬼。

那天下着雨。

回到家,我擦了十多分钟才把破琴上的水珠都擦干了。



(七)



那把破吉他陪了我两年。

陪我从《天空之城》到《风之诗》。

终于到了《愿望的樱花》时,我觉得不行了。

弦距太高。

从五品开始,揉弦便成了一种折磨。



那时我以为是自己指力太差。

所以我每天用食指和拇指,夹着琴颈,悬在半空。

坚持一分钟以上。

然后慢慢多坚持十秒,十五秒,一分半。

两分钟。



我他妈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每次练完就用力敲打着墙壁。

不知是对自己出气,还是恨那把烧火棍。

就这么熬了一个月,实在撑不住了。



我已经尽力了。



所以我又攒了一年的压岁钱。

对,之前那把酒红色的烧火棍也是我的压岁钱买的。

这次攒了一千多。

花1050元,买了一把录音之王RD07。

这是一款单板吉他。

从他厚实的云杉面板,和远比其他吉他型号宽阔的指板,你就知道这是一款真男人吉他。



那沉稳的低音,柔和的中音。

以及

跟他妈个蚊子屁一样的高音......



(八)



算了,男人只要有低沉的嗓音就行。

男人嗓门高有什么用?

被埋在棺材里时叫得大声点吗?



这么想着,我便一直用着这把吉他。

直到现在。

从曾经光亮如新,到如今落满了灰。

南方潮湿的空气,也让灰尘吹都吹不开。



曾经有段时间我的吉他上一个指纹上都没有。

因为我不喜欢可反光的物件上能看见人的指纹。

但慢慢的,我自己都懒得扫去琴身上的灰了。

曾经一天擦三遍都嫌少的吉他。



(九)



今天怎么分了这么多段?

因为从我买了第一把吉他开始。

五年过去,我右手的指甲从没剪过。



今天剪了。



老实说剪的时候没觉得如何,只觉得指甲刀很钝。

剪完十来分钟,才发现原来我打字是可以没有声音的。

我之前总奇怪,为什么打字时键盘啪嗒啪嗒的?

都没想过是指甲敲击时发出的声音。

结果有些东西伴随着你太长时间了,慢慢就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了。



现在好了,我不用担心指甲泡水后容易断了。

因为我的指甲比别人的软很多。

天知道是缺钙还是怎样,我也没办法。

只好总小心翼翼的保护着。

现在觉得轻松许多。



我从不喜欢拨片。

所以剪了指甲,便没可能弹吉他了。

当然我也很久没弹了。

因为琴弦懒得换,也因为不愿意把达达里奥,换成爱丽丝。

穷酸。

只是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,想着也许哪天又开始练习了呢?

但看了眼角落里的琴包。

和琴头早已锈迹斑斑的弦扭。




我觉得算了吧。




人生几回伤往事?

山形依旧枕寒流。